转 :新冠病毒“最厉害变种”来袭,或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

转 :新冠病毒“最厉害变种”来袭,或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

来源:转载  浏览:709 次   发布时间:2021-12-06 09:25:23

新冠病毒“最厉害变种”来袭,或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


新冠病毒“最厉害变种”来袭,或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


文/牛荷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病毒变异的脚步亦未曾停歇,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拉姆达……最近,一种携带大量突变的新变异病毒已悄然而至。


因含有大量突变,近期在南非检测出,并迅速传播至亚洲、欧洲的新冠病毒变异株B.1.1.529一经出现,便迅速引发各界高度关注。


“我们对此还不是很了解。现在所知道的是这个变异株有大量的突变。令人担忧的是,如此之多的突变,可能会对病毒的行为产生影响。”世卫组织新冠疫情应对技术主管Maria Van Kerkhove表示。


当地时间11月26日,世卫组织召开紧急会议并于会后发布声明,将新冠变异毒株B.1.1.529列为“需关注的变异株”,并命名为Omicron(奥密克戎)。至此,“需关注的变异株”更新为5种,包括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和刚被列入的Omicron。


“比德尔塔更强”、“打击疫苗保护力”、“更具传染力”……围绕这种新变异毒株,有各种说法。有报道将其形容为“迄今为止最糟糕的变异株”,英国、美国、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等多国纷纷发布旅行禁令或出入境限制措施。在此氛围的笼罩下,欧美股市也受到了强烈震荡,股价一度出现全线下跌的局面。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专家金冬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在全球范围内,Omicron还不足为虑,未来是否能成为优势毒株,或是取代德尔塔毒株仍是未知数,需要持续监测该毒株的传播力、致病性、逃逸能力。”


或已存在一段时间


此次,Omicron可谓来势汹汹。


据《自然》网站报道,Omicron最初在博茨瓦纳(非洲南部国家)被发现,随后在南非的豪登省迅速传播。在南非豪登省11月12-20日收集的样本中,通过基因测序和其他遗传分析后发现,有77例样本感染了Omicron变异株。目前,数百个样本的分析工作正在进行中。


作为非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目前南非累计确诊人数超295万,累计死亡人数近9万。尽管11月份上旬南非每日新增病例数始终维持较低水平,但最近一周该数值却激增。当月22日从312例猛增至次日的近2万例;25日新增2465例确诊病例,也将近前一日的两倍。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但当地科学家怀疑南非这一波新的感染与Omicron有关。


新冠病毒“最厉害变种”来袭,或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

南非近期新增病例(来源: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官网)


世卫组织在声明中指出,南非最近几周的感染率急剧增加,这与Omicron变异株的检测相一致。在南非几乎所有省份,这种变异的病例数目似乎都在增加。


事实上,除了在非洲地区发现Omicron变种相关病例外,其他多个地区也已被波及。


据报道,中国香港已出现两例相关病例,其中一名是近日从南非返回的36岁男子,另一名是从加拿大返回的62岁男子,两人的酒店房间为斜对面。全基因组测序分析结果显示,两宗个案基因排序十分相似,均带有变异病毒株Omicron,与在南非及博茨瓦纳发现的排序相似。


以色列卫生部表示,该国已经发现了一例此前在南非出现的新冠病毒变种病例。该患者是一名从马拉维(非洲东南部国家)返回以色列的人员。


相较于德尔塔和贝塔毒株,Omicron毒株并没有前两种毒株刚爆发时存在的缓冲阶段,一经发现确诊数随即飙升。


金冬雁分析,从目前公布的一些病例情况来看,或许Omicron已在南非存在一段时间,只不过南非最近才将其报告出来。该变异株在非洲各国的传播情况究竟如何还未可知,需要加大测序力度进一步确认。目前,欧美各国已采取了停航等措施,试图阻止Omicron毒株的扩散。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病毒进化的角度来讲,出现新的突变株不是意外,关键是变异位点是否会对病毒的致病能力及免疫逃避能力产生影响。


他认为,非洲人群的接种率很低,感染的传播链也难以打断,不排除仍会有新突变株出现的可能。


“最坏”变异毒株?


从首次报告到被列为“需关注的变异株”,Omicron只用了短短两天时间,可谓十分迅速。


Omicron毒株之所以引发巨大关注,是因为其所含有的突变数量,大大超过了肆虐全球的德尔塔毒株(仅16处突变)。Omicron毒株共含有超过50个突变,其中仅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又称S蛋白)上的突变就有32处。刺突蛋白可以帮助新冠病毒结合并侵入人体细胞,同时人体内的免疫细胞也通过刺突蛋白来识别病毒。


目前已公布的基因测序结果显示,Omicron毒株S蛋白区域发现的不少突变,都在德尔塔和阿尔法等毒株上发现过,而且被证实与这些毒株具有的高传染性和免疫逃逸能力有直接的关联。


新冠病毒“最厉害变种”来袭,或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

德尔塔毒株与奥密克戎毒株刺突蛋白突变对比图(来源:当地时间11月27日,意大利罗马儿童医院科研团队发布)


世卫组织在声明中指出,初步研究表明,与其他“需关注的变异株”相比,Omicron毒株导致人体再次感染病毒的风险增加。


南非病毒学家Penny Moore表示,新型变种携带大量突变,除了一些在其他变种已经出现过的,还有一些并不熟悉的突变。要中和如此多的突变,所面临的情况将更为复杂,在计算机模型试验中,甚至提示新变种能够逃避T细胞杀伤。


在金冬雁看来,变异数量多并不意味着病毒更厉害。虽然Omicron毒株有更多的突变位点,但这种变异是否有意义还未可知,也可能大部分突变是中性的。这些突变是否会显著改变病毒的传播能力和致病性,需要更详细的实验数据。


从新冠疫情爆发到现在,有上千种变异毒株,而得以“留名”的也就这几种。金冬雁分析,阿尔法毒株曾在全球流行数月,德尔塔现在也流行了数月,未来德尔塔是否会被Omicron毒株取代,现在还不能定论。


“要从Omicron毒株今后的具体走势来判断,否则都是‘纸上谈兵’。”他说。


陆蒙吉也指出,目前的信息只说明这一新的突变株的存在,它是否有更强的传染力和传播力,或会超过德尔塔毒株,需要进一步的流行病学调查。


据悉,研究者正在分析Omicron毒株逃避感染阻断抗体和其他免疫反应的能力,预计两周后会有更加明确的实验数据。


会削弱现有疫苗保护力吗?


Omicron带来的威胁还表现在对疫苗效力的影响上。


目前,多数新冠疫苗是针对S蛋白所设计,例如mRNA疫苗、重组蛋白疫苗等。Omicron毒株在刺突蛋白上出现大量突变,不禁引发是否影响疫苗效力的担忧。


牛津大学研究病毒进化的生物学家Aris Katzourakis表示,现在迫切的问题是,Omicron毒株是否会降低疫苗的有效性,因为它变异的地方太多了。


Penny Moore的团队正在测试新变种在逃避疫苗和先前感染获得的免疫力方面的潜力。她表示,在南非接受来自强生、辉瑞/BioNTech和牛津/阿斯利康的三种疫苗之一的人员中,已经产生了突破性感染病例。此次香港两名感染Omicron毒株的患者均接种了复必泰mRNA疫苗。


“Omicron毒株有可能对疫苗的保护作用产生一些不确定的影响。”陆蒙吉说。


在金冬雁看来,Omicron毒株会对现有疫苗效力有多大影响,目前更多的还停留在推测阶段。他认为,即使后续研究显示,Omicron毒株对现有疫苗的效力影响较大,也没有必要过分的惊慌或担忧,“因为我们可以在短期内制备出针对变异株的疫苗,并尽快推向市场”。


多个新冠疫苗研发厂家近日先后表示,正在研究Omicron毒株对疫苗的影响。


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司表示,如果Omicron毒株对现有疫苗出现免疫逃逸现象,辉瑞和BioNTech预计将在大约100天内开发和生产针对该变异株的定制疫苗,并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生产mRNA疫苗的莫德纳公司,也宣布针对Omicron毒株的解决战略,并表示公司正在努力测试当前疫苗剂量中和该变异株的能力,预计未来几周将提供数据。


国内新冠疫苗生产企业科兴公司也表示,他们已通过全球合作伙伴网络积极收集并获取新变异株相关信息及样本,将尽快开展评估和研究以了解Omicron株对现有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影响及研制变异株疫苗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巴卢表示,Omicron很可能是在一个免疫力低下的患者的感染过程中进化出来的,“很可能是在一名未经治疗的艾滋病患者身上”。


金冬雁指出,免疫缺陷患者体内更容易产生新冠病毒变异株,这类患者包括艾滋病患者、器官和骨髓移植患者、癌症患者、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的患者等。这些人群实际上是目前的防疫薄弱环节,也是一个隐患。


他进一步解释,免疫缺陷患者自身无法对新冠病毒产生免疫压力,一旦感染,病毒会在体内产生各种变种。“这部分免疫缺陷患者应该完善和加强疫苗接种,不仅是打疫苗,还需要同步检测他们体内的抗体水平,有时甚至需要打多针疫苗以保证他们体内产生有效抗体。”